文化“兩創”看山東從“鑽山豹”到“山大王”:綠水青山守崮人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2-08-15

  在濟南市中區南緣,有一處距離市區僅十余公里的森林公園,名曰“石崮寨”,其山峰頂部平展開闊如平原,峰巔周圍峭壁如刀削,因獨特的岱崮地貌得名。景區總面積5000多畝,古道環山,綠樹成蔭,山水相依,呦呦鹿鳴,成為濟南市民休閒觀景的天然氧吧。

  有著“鑽山豹”之稱的景區負責人于祿海熟悉這裡的每一條大路小徑。不久前的一天,引領我們參觀的他,戴著太陽帽,穿一件襯衫,行走在山路間精神抖擻。這位個頭不算高、皮膚黝黑、一身農裝的人,就是石崮寨的董事長,誰能想到25年前他初入石崮,這裡是一片光禿禿的石頭山。

  故事從1997年説起。90年代末期企業紛紛改制,于祿海和妻子先後下崗,在鼓勵下崗工人再就業、走進農村承包“四荒地”的政策感召下,懷揣“承包山頭”,過上“養鹿休閒”生活的願景,于祿海賣掉城區的房産,瞄準了石崮山上30畝山地,簽下30年承包合同。

  25年前的石崮,是一片光禿禿的荒山,沒水沒電沒路,條件極為艱苦。“有些地方根本不能用‘走’,得爬著進,鑽著出”。他那“鑽山豹”的名字也由此而來。為了買鹿修圈、開山造林,于祿海東拼西湊。兩年間,錢花光了,10頭梅花鹿買來就死了6隻,工人的工錢都沒有著落,更不用提盈利,“山間鹿谷悠哉夢”還沒見雛形就破碎了。

  “鑽山豹”下了山,開始為他的綠水青山夢尋找營生:從城市西邊的果品公司批發香蕉,運到市區果品商店賣;到三孔橋批發魚,當過海鮮商販;再後來去醫藥批發市場,從零售開始,後又做批發......5年後,幾經週折,于祿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攢夠了“第一桶金”的他,重新回到山上補齊工人工資,繼續他的夢想。

  在外打拼的幾年,于祿海仍心繫石崮山,抽空便回到山上與妻子一起管理山林,植樹綠化。“那時候山上一棵樹也沒有,夏天處處烈日炎炎,曬得人無處躲;冬天沒有樹遮擋,我才明白啥叫北風呼嘯”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現在,石崮寨有白皮松300多株、黑松3萬多株、側柏5萬多株,紅櫨、合歡、玉蘭、櫻花、紅豆杉等花木近千余株,綠化率達90%。

  持之以恒的人也總會迎來屬於自己的春天。2009年,國家推出發展休閒農業,打造鄉村遊的政策,農業局領導找到于祿海,動員他帶頭開發旅遊景區。

  在政策感召下,于祿海再次挑起大梁。而此時經過數年努力,他已種下500畝山林,擁有50多頭梅花鹿。在鄉村遊政策的帶動下,于祿海搭棚建屋,石崮寨景區建設初見起色,成為全市首批10家休閒農業示範單位之一。值得一提的是,直到現在,10家單位只有石崮寨堅持下來,做大做強。

  承包荒山逐步向休閒農業轉型,“掙錢以後,我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綠化”。于祿海深知,光禿禿的山林無人問津,滿目青翠才是旅遊事業的硬基礎。

  現在,于祿海回憶起綠化荒山的經歷仍然神采奕奕:“你們不知道一開始的荒山是啥樣,有時站在山頭回頭一看,一片綠樹成蔭都是出自我手,別提多開心!哪怕保住一棵野生棗樹,也是一片陰涼”。就這樣,于祿海從綠水青山中找到人生樂趣,當他將上億年的石頭山變成如今模樣,自己卻過了花甲之年。

  隨著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越來越為人熟知,作為先知先覺者,于祿海多年孜孜以求。作為綠色生態旅遊龍頭企業,經歷了風風雨雨的時間打磨,2017年,初具規模的石崮寨景區正式開業。

  自此,“鑽山豹”也搖身一變成了“山大王”。他沉溺于挖掘保護石崮山的歷史文化之中:濟南歷城縣誌記載,“南燕獻武帝慕容德進取青州成就霸業前,石崮寨乃其故壘”。石崮寨歷史上是軍事要塞,位於齊魯兩國交匯處,水旱兩通,旱道發達,歷史底蘊深厚;拓自石崮山巔的摩崖石刻,訴説著古寨歷史故事;收藏古銅幣,修繕保護古建築,復原環山古驛道,遊客行走其中,感受“兩漢風雲路,隋唐古戰場”風采。

  在展現深厚歷史文化的基礎上,于祿海不斷完善景區規劃、陸續上新配套項目、積極打造網紅旅遊路線。2019年,20余萬人次造訪石崮寨森林公園,年收入達3000萬元。于祿海真真切切感受到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真諦。

  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,于祿海始終不忘支援他的鄉親,他沿玉符河開發旅遊資源,聯合多個村兩委成立鄉村振興聯合體,將玉符河兩岸11個村帶動起來。首屆玉符河旅遊節、農民豐收節的成功舉辦,也讓一方村落實現生態保護和産業振興雙豐收。

  如今的大石崮景區,漫山遍野鬱鬱蔥蔥,古道石刻連接古今;玻璃吊橋通架山巔,梅花鹿場鹿鳴悠悠;實景演繹好漢山東,石崮手造聞名遐邇;非遺項目的引進,讓村民傳習非遺技藝,發展特色種植、採摘、餐飲,為濟南乃至全國居民提供休閒納涼好去處。悠然置身田園美景,品味農家韻調,體驗收穫快樂,感知農耕文化,遠離喧囂,回歸本心……“山間鹿谷悠哉夢”成了現實。

  每天清晨,于祿海5點鐘起床,行至山上塔樓,遠眺他親手從荒嶺變成森林的石崮山。